孜吉小站

iu1dg优美都市小說 致命偏寵 txt-第416章:俏俏,不生氣了,好麼?看書-pmmmt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
薄霆肃滚了滚嗓子,不动声色地朝着远处的某栋别墅瞥了瞥,“他一直觉得当年你们七子老大的死,是他误判地形导致的。
要不然,你也不会突然离开边境,这么多年都没有回去看过一眼。”
“和他有什么关系。”黎俏抬了抬眼皮,瞅着他一脸严肃的神态,弯唇道:“当年的事本来就是意外,我没回去也仅仅是不想回。你这么问我,是不是他来了?”
薄霆肃面无异色地摇头,却意味不明地说道:“大哥要是来了,哪还用我给你带东西,他肯定直接给你。”
黎俏幽幽回眸,朝着身后的海景别墅区扫了几眼,“那你刚才在看什么?”
薄霆肃诧异地扬了下眉梢,“你低着头都发现我的动作了?”
“不然?”
听到黎俏反问,薄霆肃笑着摸了摸眉毛,“我女朋友在那边。”
黎俏确实有些意外,“你交女朋友了?”
薄霆肃面色一凛,声音沉了沉,“为什么你们听说我交女朋友,都是这个表情?”
宠你在现代当皇后 团扇子
“哦,就是有点意外。”黎俏瞥他,要笑不笑地说:“毕竟……当年你自己说的,宁愿娶一把枪,也不想跟女人有什么交集,你不是觉得麻烦么?”
薄霆肃被噎了一句,讪讪地扯了下嘴角,谁年轻的时候还没说过胡话。
两人又坐了半个小时,薄霆肃掐了烟,问道:“送你回去?”
“嗯,走吧。”黎俏仰头喝完桌上的鸡尾酒,顺势拿起锦盒,两道身影伴着海浪声渐行渐远。
半小时后,黑色轿车抵达招待所。
薄霆肃看着解安全带的黎俏,抿了抿唇,“以后如果有机会,你还会回边境么?”
“会。”黎俏不假思索地回答了一句。
薄霆肃手指敲了敲方向盘,咧嘴一笑:“那我们等着。”
黎俏扯唇和他道别,站在路边望着轿车远走,眼神里透出了一丝怀念。
或许,有机会确实该回去看看了。
……
时间已经临近晚上十点,黎俏不紧不慢地走进招待所大堂。
好像没什么不对劲的,但似乎又不同寻常。
可能深夜的寂静总是会牵起某些隐藏起来的情绪。
萌學園六改編版 藍青沫
黎俏手指摩挲着空空如也的屏幕,神态淡然,不见喜悲。
一天一夜没有联络,这就是恋爱里的冷战吧。
她徒步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刷卡,开门,从走廊漏进去的灯光,照亮了一小方天地,也平白多了些清冷的孤寂感。
美漫之无限附身 月上心偷
黎俏有点讨厌这样莫名的情绪,甩手关上房门的刹那,一股气息让她瞬间警惕起来。
房间里有人。
黎俏动作飞快地打算把房卡插入到取电开关里,但对方动作更快,温热的掌心一瞬扣住她手腕,转眼就把人抵在了门板上。
熟悉的味道从头顶洒下来,黎俏怔了好几秒。
他来崇城了?
男人压着她,指尖挑起她的下颚,清冽的呼吸落在她的耳畔,哑声问她:“今晚去哪儿了?”
黎俏不说话。
没有开灯的房间,只能从窗外的光晕中看到彼此模糊的轮廓。
他肩膀有伤,所以黎俏没有任何动作,双臂就那么垂落在身侧,手里还捏着锦盒,仰头和他对视。
两个人的气息纠缠,又似乎掺杂了其他微妙的情愫。
很久,黎俏抬手拨开他摩挲自己下颚的手指,不温不火地腔调问道:“衍爷怎么来了?”
一声衍爷,似乎在他们之间竖起了一层看不到的围墙。
商郁呼吸一沉,喉结起伏的频率也失去了控制,“还在生我的气?”
他的声音很沙哑,不难听出紧绷的克制。
黎俏垂下眸,弯起的唇角挂着一丝薄笑,“听衍爷的意思,我不该生气?”
男人单手捧着她的脸,俯首抵着她,“应该。”
黎俏:“……”
态度倒是很端正。
她默了默,直言不讳,“那就没问题了,衍爷回去养伤吧,我困了。”
说罢,黎俏错开身,但脚步还没迈出去,又被男人搂着腰困在了怀里,“俏俏,告诉我,要怎么样你才能不生气?”
他的力道很大,甚至让耐疼的黎俏都感觉腰腹被勒的有点痛。
一阵令人心悸的沉默蔓延在彼此的周围。
商郁手臂的力道有些失控,他不喜欢黎俏这般过于冷淡的态度。
男人紧箍着她,呼吸越来越沉,默了很久,他才低声道:“不告诉你南洋的事情,是因为……”
纤细微凉的食指挡在了他的薄唇边,黎俏沉沉地叹了口气,以一种非常无奈的口吻说道:“原来衍爷到现在都不知道我是为什么生气。”
军户幸福生活
一声又一声的衍爷,不断刺激着男人的神经。
以至于他失控的圈着黎俏,再次扯动了肩头的枪伤,但他恍若未觉。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嗯?”商郁的口吻有些僵硬,似乎是因为找不到症结所在而无比烦闷。
黎俏同样不喜欢两个人现在的状态,舔了下嘴角,语气轻轻缓缓,“是不是以后每次吵架,我都要直白的告诉你,我不高兴,我生气,说明原因之后再让你对症下药?
这段关系你是不是连一点想维护的心思都没有了?”
妖孽教主的田园妻 风染烟
“黎俏!”商郁口吻低冽地唤她,手指再次攀上她的下颚扣紧,仿佛从喉咙深处逼出了一番话,“你闹脾气,你生气都可以,为什么一再质疑我对你的用心?”
“你对我是什么用心?”黎俏攥住他的手指,眼神漆黑的看不到任何色彩,调子却依旧平缓,“让你的身边人,我的身边人,全部联合起来瞒着我。
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受伤,唯独不告诉我。
如果你觉得这很正常,那以后不管我受了什么伤,我也可以想尽办法不让你知道。”
这些话,大概就是黎俏压抑在心底一天一夜的真情实感。
说完的一瞬间,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她推开商郁的肩膀,转身作势往门外走。
黎俏伸手拧开门把手,却在拉开房门的一刹,身后袭来一道温暖。
錯嫁暴君:棄妃狠囂張
背后拥抱的姿势,太容易击溃心里的防线。
男人握住她的手腕贴近她的脊背,左手绕过她的腰腹,将她按在了怀里。
良久,一声沙哑的呢喃从他的嘴角妥协般溢出,“抱歉……”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看文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千回百转,又夹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晦涩。
黎俏从没听他说过抱歉,更知道这对他来说很难得。
因为他习惯了高高在上,何曾需要这样‘低声下气’。
黎俏没动,任由他抱着。
她想,他或许还有话说。
狼牙行动
此时,男人拽回她的手腕,房门再次自动关闭。
他从背后抱着她,俊脸埋在她的脖颈处亲了亲,臂弯的力道收紧,将她愈发牢固地锁在怀中。
男人贴着她的脸颊浑厚低哑的嗓音哄慰道:“受伤不告诉你,只是不想你跟着担心。
南洋最近不太平,所以我才让人把交流会安排在崇城。如果因为这些生气,我道歉。
以后不管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俏俏,不生气了……好么?”

Categories
現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