孜吉小站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愛下-第387章 斬首讀書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我也想去!”段勾琼举手,表示非常有兴致。
“你和我都留下来。”倪月杉开口。
顺天府的人可不认段勾琼是公主,若是她胡来,只怕会被顺天府的人一脚踹飞……
段勾琼有些扫兴:“那你们快去快回吧。”
景玉宸和邵乐成可没有想过现在出发,便现在就去查看卷宗,他们打算入夜了去。
两个男人离开后,房间内剩下了三个女人,段勾琼这才了解虞菲和邵乐成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她主动开口道歉,很是诚恳。
虞菲根本没去在意段勾琼那些话,只笑着说:“发现有个人喜欢邵乐成,倒是觉得新奇。”
段勾琼立即一副被踩了尾巴的表情,她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胡说,我才没有,我怎么可能喜欢一个采花贼呢?”
倪月杉和虞菲对视一眼,决定将事情与段勾琼好好的解说解说,邵乐成不仅不是采花贼,而且还是一个极其有善心的人。
此时邵乐成与景玉宸一起离开后,决定白日里,先探访探访顺天府的地形,然后了解顺天府的换岗巡逻时间,规划规划,入夜后再去偷看卷宗。
等画好了地图,商议好后,天色已经黑沉了下去,二人换上了夜行衣,之后一起出发……
顺天府内,已经被邵乐成和景玉宸探索了一遍,二人完美错过巡逻的哨兵,朝着存放卷宗的地方摸索而去。
有夜色的遮掩,一切看上去十分顺利,一个放哨,一个摸索进去查看卷宗。
室内,邵乐成口中咬着火折子,快速翻找,景玉宸在屋顶上注视着下方的一切动向。
时间推移,在门口的位置有士兵巡视而过,但并没有发现异常之处,巡视而过后,便走开了。
景玉宸原本在戒备,此刻放松了下去。
房间内,也响起了开窗户的声音,邵乐成在里面翻窗走了出来,景玉宸立即飞身迎上。
“如何了?”
“先撤吧!”
邵乐成飞身上了屋顶,景玉宸紧随其后。
一切如同二人所设想的一样,顺利结束,无波无澜。
离开顺天府后,邵乐成才开口:“卷宗上的女子名字我都认识,也都是我曾经帮助过的人,但这次我没有授意他们前去报官,所以,这些人被其他人利用了。”
景玉宸神色严肃:“你将这些女子家中住址告诉我,我去调查调查,她们为何要这样做?”
邵乐成犹豫只是一瞬,最终点头:“好。”
最后景玉宸和邵乐成分道扬镳,一个前去虞菲家中,一个回太子府。
太子府内,倪月杉还未回来,景玉宸有些讶异,难不成在虞菲家中等着他么?
景玉宸无奈,又重新前去虞菲家中。
只是,等他赶到,看见有官兵抓了一身夜行衣的邵乐成,而在虞菲家门口,倪月杉三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法上前阻拦。
景玉宸飞身落下,朝三人走去。
看见是景玉宸,倪月杉立即迎上:“邵乐成刚回来,就被抓了,那些官兵好像已经等了一整天了!”
“官兵怎么知道他会来这里?”景玉宸疑惑的询问。
倪月杉同样疑惑,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邵乐成有些着急:“是不是有人一直盯着你和太子妃,所以断定邵乐成就在这里,然后守株待兔……”
“也或许。”景玉宸看着邵乐成被押走的方向,心里断定,这件事情一定有一个幕后操纵者。
这个人究竟是谁,暂且不知。
景玉宸看向倪月杉:“你和公主先回去吧,我去和顺天府的人打声招呼,免得他们用刑!”
倪月杉一脸忧色:“可你这身夜行衣……”
“或许我与邵兄在顺天府的时候,他们早就知晓,只不过没有动手而已,我又何必自欺欺人,换一身衣服?”
倪月杉觉得也是,没有说什么,默默看着景玉宸离开。
段勾琼心里担忧:“顺天府的人好讨厌啊!”
倪月杉听景玉宸的话,带着段勾琼先行离开,回府等待消息。
等景玉宸回来,倪月杉已经睡着了。
景玉宸也没有吵醒倪月杉,还是到了翌日后,倪月杉自己惊醒。
询问了下人,下人告知倪月杉,景玉宸叫她别担心,而景玉宸一大早又出了门。
倪月杉前去寻段勾琼,下人却告知段勾琼也出了门……
倪月杉觉得自己睡了一觉,错过了许多。
皇宫内,段勾琼求见皇帝,皇帝如同以往一样,召见段勾琼,段勾琼规规矩矩行了一个苍烈的礼。
“皇上,本公主想问,在你们闲常采花贼被抓了,该当如何啊?”
皇帝轻笑了一声,略有趣味的开口询问:“公主,为何对这个感兴趣?”
“皇上你就说嘛。”
“采花贼偷香窃玉,害了多少无辜姑娘,自然是将此人凌迟都不解恨!”
“凌迟是什么?”段勾琼有些好奇的看着皇帝。
皇帝也很有耐心的解释:“凌迟就是将人的皮肉一块块的割掉,将人千刀万剐而死!”
段勾琼抖了抖身子:“这么血淋淋的好吗?”
“那些冤屈的姑娘,一辈子都毁了,还会导致她们没有颜面活下去的,选择轻生,你说,将采花贼凌迟处死,过分吗?”
段勾琼神色复杂,站在下方没有再说话,皇帝这才一副好奇的表情开口询问:“勾琼公主,为何这么好奇,采花贼的下场?莫非你身边有人犯了这种罪?”
段勾琼尴尬的笑了笑:“最近无聊,看了本话本子,知道了采花贼一说,皇上,我好好奇,牢房里面的刑具以及刑法唉,可不可以给我令牌,让我去什么顺天府的那种地方转一转,逛一逛,开开眼界?”
段勾琼期待的开口,那眼神满是希冀,搭配着一脸纯真与好奇,足以说服任何人。
皇帝笑了笑:“公主好奇,何须令牌,你让太子带你去,不会有人阻拦的!”
段勾琼有些迟疑:“万一阻拦呢?还是那个令牌保险吧?”
“放心吧,太子有身份在,他们岂敢阻拦!”
段勾琼心里依旧迟疑,有些不太相信。
但皇帝都说可以了,她出宫后,若是不能再折返回来吧。
“好,我先出宫找太子去。”
段勾琼抬步朝外走去,皇帝看着她,脸上那抹轻松的笑意逐渐消散。
出了宫后,段勾琼回了太子府,太子府内只有倪月杉在府上,景玉宸一早出了府后,并未回来。
段勾琼有些着急的说:“等太子回来,指不定邵乐成已经被凌迟处死了,咱们先去顺天府吧!相信你身份和亲公主的身份,加上太子妃头衔,你摆架子进去,也不该有人阻拦你的!”
“……公主今早去了哪里?”
“先不慢慢说了,咱们去顺天府先吧!”
顺天府外,倪月杉和段勾琼相继下了马车,朝顺天府而去。
段勾琼狐假虎威般的骄傲道:“这位是太子府太子妃,苍烈来的和亲公主!你们速速让开,太子妃要来顺天府满足好奇心了!”
两个守卫一脸讶异,这……
虽然觉得奇怪,但两个守卫,还是毕恭毕敬的开口说:“二位稍等,容小的前去禀报了大人,之后再带二位进去!”
段勾琼立即不悦道:“禀报什么禀报,太子妃的面子都不给?闪开!”
段勾琼的火爆脾气上来,直接挥动着手臂将人推开,那气势,谁敢拦?
明明很小的个头,可推人的力气倒是极大。
也没有人胆敢还手,只好让段勾琼冲了进去,倪月杉嘴角一抽,跟着走了进去。
在牢房中关押着上百人,牢房众多,视线昏暗,空气不流通,极其难闻。
想在其中找到,段勾琼要找的人,没有人引路还真困难。
段勾琼一间间的看去,有些费眼神,最终对狱卒开口说:“哪里关押着昨天夜里被押进来的采花贼?”
“昨天夜里被关押进来的那位采花贼,有些名头,是不是外号邵爷?”
“对对对,是他!”
对于狱卒知道邵乐成这个人,段勾琼还是非常满意的!
狱卒有些为难的说:“人不在这里关押着,已经送往刑场了,午时斩首!”
倪月杉和段勾琼原本看见了希望,觉得可以救下人了,可狱卒的这句话,瞬间让二人的心一惊!
“现在什么时辰了?”倪月杉惊诧的询问。
“距离午时也快了,那位邵爷刚被送走不久……”
段勾琼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质问道:“不是说,采花贼要被凌迟处死的吗?怎么就成了午时斩首?”
“这个全看大人如何下令,卑职们只是照办!”
段勾琼内心着急,看向倪月杉:“怎么办?”
倪月杉眉头紧紧皱着:“去刑场!”
二人火速赶往,很是着急。
距离午时确实是快了,根本容不得耽搁。
等到了刑场后,二人看见刑场四周已经围满了人,而在刑场上跪着一个人,那人被换上了死囚的衣服,头发有条不紊的束着,没有半点狼狈可言。
那是如假包换的邵乐成没错!

Categories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