孜吉小站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華夏一家-第三一五章 朝廷曝光臺鑒賞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赵晓兵也有同样的感受,比如那康宁,索朗就放得比较宽松了,就差那么一年多的时间,整体水平落后许多,还是需要督促了。
下午,赵晓兵在保宁府开会,听取各方汇报。卓玛都不说了,全由其他几个副职做专项汇报。
驻军讲了把部队的训练同捕捉犯罪恶分子结合起来,同全州的建设需要结合起来,同关注慰问老百姓结合起来。
保宁府安宁,没有土匪,强盗,保宁府桥梁维护良好,正常使用都是和驻军的工兵发现危险及时维修、搭建分不开。
冬天,驻军还要和干部一起下边远地慰问,看望困难百姓。
与会的几个人都在点头,赵晓兵对他们的工作非常满意,鼓励大家坚持下去,继续努力。
散会后他给卓玛讲:要把保宁府的经验总结一下,让成都的古月桥在《新宋旬报》上好好地报道。
他让莹莹给成都传信安排下去。
就应该这样做,把报纸作为朝廷的曝光台,好的在报纸上见面,不好的也在报纸上见面,让大家都来参与评论,监督,促进官府的事儿越做越好。
三日后,他离开保宁府前往松潘。
和两年前相比,沿途的道路越来越好,偶尔还能看到有牧民,士兵在维修冲毁的道路和桥梁。
虽然就是几根木头组成的简易桥梁,但是有和没有截然不同。
有,大家打桥上过了,没有的话牧民们就要从冰冷的雪水里趟过,那是很容易患风湿关节炎的。
这个就是不小的进步。
西蕃地区人的寿命总体偏低,主要原因就是恶劣的自然条件,只有通过不断地努力,才能逐步改变大家的生活现状。
五日过去,赵晓兵来到了松潘城,这座城镇由拥军建起,已经越来越美丽了。
在麦基让雄和汪家二叔的陪同下,他为拥军塑像上香,献花,和战士们一起住了两天才离开。
到汉中已经是二十日之后了。
老曹都已经赶到了宝鸡,军情急报如雪片般飞来。
显然,暴风雨即将来临,他顾不上休息,往宝鸡急赶。
六日之后来到宝鸡,来来往往的几乎全是军人,这里已经是战云密布。
李兴志将指挥部移了过来,他报告前线收到的情报显示:蒙军在九原,灵州以北集结,集中了漠北大军和西征臣服的各个藩属国军,号称有八十万人。
他觉得不可能,这么多人要吃要喝的,有点虚张声势,吓唬人了。
他疑惑地看着老曹。
曹友闻早在半月前就来了,他的计划是陈吉林集团北上抗住东部敌人,关中驻军全力抵抗来犯之敌。
他们已经将灵州,平凉和甘青必须转移之百姓做了必要安排。
赵晓兵对他的计划表示赞同,说敌人来势汹汹,大概是要报复去年新宋军直捣和林之仇。
他们集重兵于此,东部自然空虚了。建议老曹伺机而动,拿下开封,稳定两淮,进而兵进山东。
老曹沉思片刻,觉得行,说他俩就不在一起扎堆了,他也休息够了,这就去郑州陈吉林部观摩作战。
随即叫莹莹立即传信陈吉林和余街做出击准备。
赵晓兵晓得老曹的心思,心里慌,手还痒痒的想上阵杀敌。让他放心地去,相信将士们能打败来犯之敌。
老曹走后,他问李兴志九原如何安排的,飞行团怎么样?
李兴志说敌人兵力强大,他们做了撤退的计划,寄期望于运动中歼敌,拉长战线寻机灭敌。
李兴志不是很感冒地说飞行团没见过实战,演练还行,就是太娇气了,上战场都要看天说话。
他笑着说飞行团是新兵种呢,现在就是要靠天吃饭,得用好了。
他觉得这次蒙军兵多将广,搞这么大的动静,极有可能要夺取河套,或者河湟谷地都是他们的盘中餐,部队重点配属方向是正确的。
他要李兴志以歼灭蒙军主力为战役目的,再次审定作战方案。
这次蒙军不是犯边,而是对新宋突袭和林的报复,绝对是想重拳一击,有所斩获。
当初蒙军打仗如猴子搬包谷,打下地盘不驻军又跑去打其他地方,攻城掠地。
这种纯粹的强盗行为,抢了一个地方接着去抢下一个地方。
等他们发现别人占了又再回来抢。
然而,他们遇上新宋军一占天水,再占关中后抢不回去,才发现丢了两块宝地。
一夺再夺都夺不回去,老一套的招数不灵了,还让新宋军打到了老巢和林,大火烧了眉毛,恼羞成怒了。
这次蒙军恐怕是倾巢出动,志在必得。
形势显得非常严峻。
他要李兴志给大家讲清楚当前的实际情况,这次大战肯定会很残酷的,千万别掉以轻心。
每个人的头脑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坚决打败来犯之敌。
要求把他的话传达到旅、团一级。
三日后,蒙军在九原展开进攻,一上来就是十万人围城,激战五日,凌未风纹丝不动,但是几天下来伤亡不小。
敌人开始大举进犯灵州。
同时情报显示蒙军南下会州方向,一路人马沿着黄河南下平凉,攻击他的肩膀来了。
宝鸡参谋部令九原和灵州按照先九原,后灵州的顺序伺机后撤,打光军需储备后按计划退入长城一线。
这次李兴志要撤了九原的兵马,避其锋芒,不做死打硬拼,处置果断,正确。
赵晓兵觉得敌人的战役目的不明确,若是他来指挥,要夺取九原,直接就在那里摆上三、四十万人给围起来,新宋国粮草运输极难,要布置大量兵马应对还有点难以下手了。
九原还没有拿下,又攻打他的灵州,还出兵会州,袭扰平凉方向,他们有多少兵马?
难道去年底还没有被打疼?
李兴志估计他们倾巢出动了。
人多势众,南下后草肥水美,马儿有草吃的,不怕饿死,所以源源不断地开进了。
难道他们有把握拿下整个河套?
所以才对九原做牵制性打击,而目标是灵州,平凉。
甚至要吃掉新宋的战略储备基地宝鸡?

Categories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