孜吉小站

都市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ptt-第346章 等級刷起來與可燃烏龍茶!鑒賞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升级了吗!
系统音落下后,绪方便一边将地上的岛田拉起,一边迫不及待地将他的个人系统界面点开,准备加点。
绪方打算在动身前往江户之前,完成2个小目标。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346章 等級刷起來與可燃烏龍茶!推薦
第1个小目标:将无我二刀流中的流转升至“大师级”。
第2个小目标:将无我二刀流练至10段,靠着升级所获得的6点专属技能点和2点技能,将源之呼吸升至“宗师级”。
在个人系统界面中,点开流转这项武技后面的那个小问号后,能显示掌握“大师级”的流转,所必须达成的三个先决条件:
一:掌握“大师级”的刃反。
二:力量达14点。
三:敏捷达12点。
精品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線上看-第346章 等級刷起來與可燃烏龍茶!
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346章 等級刷起來與可燃烏龍茶!相伴
第一点绪方已经达到了,此时的他已经掌握了“大师级”的刃反。
只有第二点与第三点仍未达到。
绪方的力量还差2点,敏捷还差1点。
所以——为了能早日习得“大师级”流转,绪方在点开自己的个人系统界面后,便毫不犹豫地将“不知火流忍术”升级后所获得的2点技能点统统加到了力量上,将自己的力量从12点提高到了14点。
【叮!力量+2】
【目前力量值:14点】
【目前剩余技能点:0点】
随着这番系统音的落下,绪方感到力量从身体的各处涌现,身上各块肌肉所蕴藏的力量被瞬间拔高。
抓握了下双手,简单地感受了一下身体这变得更加充盈的力量后,绪方开始着手处理那3点“不知火流忍术专属技能点”。
这3点中的2点要拿来升级最实用的“不知火流柔术”——这毋庸置疑。
但另外1点是要拿来让“不知火流潜行术”升级,还是解锁“不知火流屏息术”——这就让绪方有些犯难了。
不知火流屏息术,顾名思义就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技巧来掩盖自己的气息,让自己在潜入某地时,不容易让人发现。
这技能对于像阿町那样需要频繁潜入某地的忍者来说或许是一项很有用的技能。
但对于绪方这种武士来说,这屏息术就有些偏鸡肋了。
所以在几番犹豫后,绪方决定将这点专属技能点用于提升“不知火流潜行术”,将潜行术从“初级”升为“中级”。
和屏息术相比,还是潜行术对绪方来说更实用一些。
潜行术的掌握及提高,能提升绪方在各种地形移动的能力。比如:在房子的屋顶上、在天花板顶上。
之前在京都,已多次验证了“不知火流潜行术”的有用性。
——用2点专属技能点将“不知火流柔术”升为高级!
——用1点专属技能点将“不知火流潜行术”升为中级!
绪方心中的话音刚落,一道道系统音立即在他脑海中响起:
【叮!消耗2点专属技能点,不知火流忍术武技·不知火流柔术晋级为“高级”技能】
【叮!消耗2点专属技能点,不知火流忍术武技·不知火流潜行术晋级为“中级”技能】
【目前剩余技能点:0点】
待系统音落下后,绪方活动了下双肩的筋骨,随后朝刚从地上爬起身来的岛田说道:
“岛田,来。我们继续。”
绪方打算稍微实验一下升到“高级”的不知火流柔术的威力。
“嗯!好!绪方大人,小心了!刚才的那2场切磋,已经让我意识到了我在唐手的使用上的一些问题,我现在已经变得比刚才强了!”
听到岛田的这句话,绪方不禁莞尔。
“变得比刚才强了吗……那来吧,让我看看你和刚才相比,变强了多少吧。”
绪方和岛田再次拉开架势。
仍旧是岛田率先发动了攻击。
这一次,岛田选择对绪方使用踢技。
岛田的腿宛如一条黑鞭般,朝绪方袭来。
望着岛田踢来的腿,绪方眉头一挑。
绪方发现岛田刚才的那句“我现在已经变得比刚才强了”竟不是乱说的。
和刚才相比,岛田的重心调配上要好了那么一点。
当然,也只是好了那么一点而已,他仍有相当大的改进空间。
不费吹灰之力地闪开了岛田的这记攻击,绪方抱住岛田的双肩,然后用比前3次切磋都要犀利地多、凌厉地多的技巧,将岛田重重摔在地上。
把岛田摔在地上后,绪方立即暗叫了一声“不好”。
“喂,岛田,没受伤吧?”绪方急声道。
“嘶……”岛田一边倒抽着凉气,一边从地上坐起身,用半开玩笑的语气朝绪方说道,“绪方大人,你刚才真是毫不留情呀……”
“抱歉抱歉。我刚才没控制好力道,你有受伤吗?”
和上3场切磋相比,绪方不仅“不知火流柔术”升级为了“高级”,力量也提高了2点,所以还不太习惯这副“新的身体”,所以刚才没能很好地控制力道,将岛田给摔重了。
“没事。”岛田再次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虽然比不上牧村前辈,但我也算是那种皮糙肉厚的人了。”
“不过……是我的错觉吗?我总觉得绪方前辈你刚才所使出的柔术技巧,和前3次相比要犀利、高明好多啊……”
——没错,这不是你的错觉。
虽然心里是这么说,但绪方嘴上还是随意地出声敷衍着:
“嗯,应该是你的错觉吧。”
性格偏老实、单纯的岛田没有在“绪方是不是突然变强了”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
起身拍干净了身上的尘土后,岛田重新摆好了唐手的架势。
“来,绪方大人,我们继续!”
“徒手格斗术的练习就先练到这里吧。”绪方一边说着,一边缓步走向刚才被岛田拿来,然后随手放到了空地边上的那几根木刀。
“接下来——我们来练这个吧!”绪方捡起2把木制打刀与1把木制胁差,然后将其中一把木制打刀掷给岛田。
“练习剑术吗?”岛田咧嘴笑了一下,“好!那就请绪方大人多多指教了!”
在将这柄打刀掷给岛田后,绪方一面握紧手中双刀摆好无我二刀流的起手式,一面打开自己的个人系统界面,确认一下榊原一刀流和无我二刀流的经验条。
【榊原一刀流等级:10段(3455/5000)】
【无我二刀流等级:9段(5520/8000)】
榊原一刀流距离升级还有1545点经验值。
无我二刀流距离升级还有2480点经验值。
……
……
绪方和岛田毫不停歇地进行了7场剑术比试。
在第7场比试结束后,岛田匆忙申请暂时休息一下。
这7场比试,其实都不能算是比试了,应该算是“岛田被单方面挨打”才对。
虽然绪方一直都有点到为止,但手中的木刀还是难免会打中岛田的身体。
连续7次被绪方打败,身上多出那么多淤青,再怎么皮糙肉厚,也感到疼痛了,只能申请暂停、暂时休息一下、缓一下。。
见岛田申请暂停,绪方也只能同意,然后与岛田一起坐在场地边上。
闲得无聊的绪方,随口朝岛田问道:
“岛田,木下小姐说她此次外出不仅是去准备前往江户的船只,同时还顺便去见一些老客户,谈谈之后的合作。”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什么老客户?”
今天上午在佛堂上听到琳她说她还要顺便去见一些老客户时,绪方对琳口中的“老客户”就一直感到很好奇。
“啊,这个呀。”岛田笑了笑,“主公大人她口中的老客户,其实是指常跟我们买米的那几人啦。”
“绪方大人你应该也知道——我们葫芦屋是一家米商吧?”
绪方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之前在蝶岛和间宫他们刚重逢时,间宫就有跟绪方介绍过他们葫芦屋。
表面上看是一家靠卖米为生的米商,但实质上一直在暗中调查“不死”的组织——这句话算是对葫芦屋的最佳介绍了。
“我们平常所用的资金,都靠卖米赚来。”
“我们主公在商业上可是有着极其不俗的天赋啊。”
岛田的脸上此时浮现出几分自豪。
“米的买进与卖出——这事一直都由主公她全权负责。”
“源一大人有着极其广泛的人脉。”
“间宫前辈能打算盘、能记账。”
“主公她利用源一大人的人脉资源、间宫的记账能力来配合她的商业天赋。每年都赚得盆满钵满。”
“据跟随主公时间最长的间宫前辈所说,主公她自开创这葫芦屋以来,每年的钱财盈余都在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增长。”
“多亏了主公的这商业才能,我们葫芦屋的日子一直都很富裕啊,从我加入葫芦屋到现在,就没有见过我们葫芦屋缺钱过。”
听到这,绪方猛然想起——葫芦屋似乎还真的是特别有钱。
第一次见到间宫的时候,间宫花起钱来就一直是大手大脚的状态。
在跟着琳一行人离开京都、前往尾张的时候,琳也有十分豪爽地向绪方和阿町表示过要承担二人这一路上的路费,只不过琳的这豪爽之举被绪方给婉拒了。
绪方可没有忘记他和阿町与葫芦屋之间只不过是盟友关系,所以绪方不想欠葫芦屋太多的人情,所以他与阿町从京都到尾张的这一路上的吃喝等事上的所有的花费都是绪方一个人出的。
“既然你们主公此次外出除了准备前往江户的船只之外,还要顺便去见见你们葫芦屋的老客户,那岂不是要花上很多的时间?”绪方追问道。
“应该不会。”岛田摇了摇头,“主公她要见的那几个老客户应该都是尾张这边的那几个老客户,所以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啊,间宫前辈!”
岛田的话还没说完,他便突然高呼了一声“间宫前辈”,然后朝这片空地的西北边用力地摇着手。
绪方朝西北边望去——只见间宫正提着柄木刀,自西北角朝这块空地缓步走来。
“间宫,你怎么来了?”绪方问道。
“闲得没事做,所以到这块地方练会剑。”间宫微笑道,“我可是这块空地的常客啊,有时间有心情的时候,就会来这练会剑。你们两个也是在这锻炼吗?”
“嗯。”岛田苦笑道,“我刚才一直在这里和绪方大人一起练习徒手格斗术。”
“被绪方大人打得非常惨啊。”
说罢,岛田伸出手指点了下他脸颊的那块淤青。
“被打得很惨,就说明你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间宫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好好努力吧,岛田。”
间宫缓步走到空地的一角,然后摆出了标准无比的中段架势,开始练习着“素振”。
在间宫开始他自己的练习后没多久,休息得差不多的绪方和岛田二人便再次开始了他们的比试。
……
……
当天晚上——
“怎么又是大杂锅啊……”绪方扯了扯嘴角。
此时此刻,夜幕已经降临。
此时此刻,绪方和葫芦屋的所有人齐聚在寺庙内的一座不大不小的房间内。
此时此刻,绪方望着架在地板上的这口盛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的大锅,一脸黑线。
今夜风大,在这样的大风下,不方便烧东西,所以众人将今夜吃晚饭的地点转到了寺庙内的某座房间内。
绪方和岛田从早上一直对练到现在夜幕降临。
今日中午的时候,他们就吃了大杂锅。
大杂锅的味道其实并不怎么好,毕竟是将一大堆食物混在一起煮,而因为他们葫芦屋很有钱的缘故,所以他们平常所吃的食物品种也很丰富,这么多种类的食物混在一起,所以散发出来的味道相当地奇特。
今日中午的时候就吃了大杂锅,绪方没想到今天晚上还要吃大杂锅……
“没办法。主公不在家。”坐在这口大锅旁边的浅井一边将一盆豆腐倒进锅中,一边随口朝绪方说道,“我们平常的伙食都是主公负责的。在主公不在家的时候,为了省麻烦,我们一般都吃大杂锅。”
“你们都不会做饭吗?”绪方朝身前的源一、间宫、牧村、岛田、浅井5人投去询问的目光。
“我们这几人中,只有间宫会做饭。”牧村替所有人答道,“但因为某些原因,间宫他没到必要的时候,是不会亲自下厨的。”
“因为某些原因?”绪方挑了挑眉,然后将询问的目光转向一旁的间宫。
“嗯。因为一些原因,我其实并不是那么地喜欢做饭。”间宫露出一抹苦笑,“没到必要的时候,我是不会下厨做饭的。”
“这样啊……那真是可惜了啊,间宫你的手艺挺不错的。”
昨天晚上抵达葫芦屋的时候,绪方就尝到了间宫的手艺。
虽算不上好吃得让人怀疑是食神下凡,但也算得上是非常优秀,间宫所做出来的饭食,比绪方目前所吃过的很多家饭店的食物都要好吃。
在所有人都忙活着将食物倒进锅中时,源一抱着刀,大大咧咧地坐在锅旁,拿着一瓶东西在那小口小口地喝着。
因为瓶身呈棕色,再加上瓶身外也没有贴上任何的东西,所以看不出这瓶子里所装着的液体为何物。
“绪方君。”源一看了看四周后,朝绪方问道,“你带来的那个名叫阿町的女忍呢?”
“她不来吃饭了。”绪方不假思索地应和道,“她要忙着制作她的新兵器,所以今晚也和中午一样,要闭关在那房间里。”
“那她要吃什么?”牧村问道。
“从京都到尾张的这一路上所买的干粮还剩下不少。”绪方道,“阿町她就吃这些干粮。”
“那也就是说——今晚又和中午一样,只有我们几个男的吃饭咯?”源一移动视线看了看身前众人。
“嗯。”绪方点了点头,“应该是的了。”
“……绪方君。”源一投向绪方的目光中突然多了几分耐人寻味之色,“你要不要喝点东西?”
说罢,源一晃了晃他手中的瓶子。
“喝点东西?好啊。”绪方没做多少犹豫便点了点头,“源一大人,你手中的那瓶子里装着什么东西啊,是酒吗?”
“是乌龙茶。”
“乌龙茶?嘛,乌龙茶也可以,茶水我也挺喜欢喝的。源一大人,给我来一点吧。”
“好!”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起點-第346章 等級刷起來與可燃烏龍茶!熱推
源一豪爽地大叫一声后,拿起脚边的一个干净的杯子,倒了满满一杯的棕色液体,然后将其递给绪方。
“给,乌龙茶!”
“谢谢。”
接过源一递来的这乌龙茶后,绪方发现这乌龙茶已经凉了。
不过绪方也不介意茶的温凉,接过源一递来的这凉凉的乌龙茶后,绪方便将这盛着满满乌龙茶的杯子朝自己的嘴唇递去。
光顾着喝茶的绪方并没有发现——周围的间宫等人此时都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
杯子递到了唇边,杯子一倾,绪方的嘴唇触碰到杯中的茶水。
在嘴唇碰到杯中茶水的下一瞬,绪方猛地顿住。
足足顿住了好几个呼吸后,绪方面无表情地将手中的杯子放下。
然后顺手拿起身前大锅底下的一根燃着小小火苗的树枝,将燃着小小火苗的这根树枝朝杯中的茶水伸去。
熊!
火苗刚触碰到茶水的水面,茶水的水面立即燃起了熊熊火焰……
“……源一大人。为什么乌龙茶可以点火?”
“大概是因为可燃的缘故吧。”
“乌龙茶怎么可能是可燃的啊!!”
绪方差一点就将手中的这个装着不明棕色液体的杯子糊到源一的脸上。
所幸的是,最终理性还是战胜了感性,绪方强忍住了将手中的这转折不明液体的杯子甩源一脸上的冲动。
在绪方的这番咆哮落下后,源一、以及周围的其他人纷纷发出大笑。
“抱歉抱歉。”源一一面大笑着,一面摆了摆手,“我刚才只是给你开个小玩笑!这玩意其实是我亲手调制出来的好酒!因为颜色和乌龙茶很像,所以我都称我的这酒为‘乌龙茶’。”
“请不要给这烈到能点火的酒取这种充满误导性的名字……”
说罢,绪方将视线投到身旁的间宫等人身上,没好气地说道:
“你们几个既然知道我刚才杯子中的那玩意根本就不是什么乌龙茶,就提醒我一下啊!”
“抱歉啊。”
浅井用不带任何歉意在内的语调向绪方道歉着。
“但我们实在非常想看你在发现乌龙茶是可点燃后的反应,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源一大人的这个玩笑整过。”
“一刀斋,你应该也能理解的吧?这种掉进过某个坑后,就迫切地想看其他人也像自己一样掉进那个坑里的模样。”
“好了!大家听我说!”源一突然拍了拍手,“竟然今晚难得琳不在,所以……待会等吃完饭后,大家来帮我看看我的最新作如何?”
听到源一的这个问题,除了间宫之外的其他人,脸色纷纷变得怪异了起来。
人氣連載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線上看-第346章 等級刷起來與可燃烏龍茶!
“源一大人……”间宫苦笑道,“你又完成了你的新作了吗?”
“最近我的创作欲望很强烈哦!”源一笑道,“而且在看完委托浅井帮我买来的新画后,我就立刻有了新的灵感,连夜画成了我的新作!”
“嘛,我今晚没什么事做。”间宫道,“倒的确可以帮源一大人你看看你的新作啦。”
在间宫这么说后,牧村、浅井、岛田3人也纷纷附和着,表示待会有时间,可以去看看源一的那所谓的“新作”。
唯有绪方从头到尾一直一副一脸懵逼的模样。
“什么新作?”绪方问。
“绪方君。我不知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源一笑道,“画画是我最大的爱好之一。”
“我近些年迷上了那种专门画男女之事的浮世绘。”
“所以我这些年一直都有试着去画这种专门描写男女之事的浮世绘!”
“我昨天连夜完成了一副新的作品!”
“如何?绪方君,你要一起来看看吗?”
“专门描写男女之事的浮世绘?”绪方重复了一遍源一刚才所提到的这一句话,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浮世绘——诞生于日本江户时代的一种独特的民族艺术。主要描绘人们日常生活、风景和演剧。
浮世绘中的一重要分支,就是那种专门描写男女之事的浮世绘。
这种专门描写男女之事的浮世绘,用通俗点的话来说,就是这个时代的小黄*图……

Categories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