孜吉小站

火熱小說 馬林之詩 線上看-第六百六八節:急轉(三)展示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这是一座燃烧的城市,到处都是拼死抵抗的武装市民与士兵,马林甚至看到了大量穿上了防具的女性——在刚刚战斗过的街道的东侧,数以千计的士兵结成阵线,与混沌驱赶的混沌信徒们撞在了一起。
马林持着受福的恐虐之剑走近放心者部队的领头者时,它先是咆哮,然后注意到了马林手里的剑——这是恐虐亲自给的剑,这个混沌犹豫了一下,因为他无法确认来的到底是谁。
这成了他最后的记忆,下一秒灵能直接点燃了这个混沌,他嚎叫着拔剑,已经被完全控制住的躯壳转身砍杀起身旁的同伴,于是放血者们的内战开始了,马林路过,一剑一个砍死了几个不长眼的,于是就再也没有放血者敢来挑战马林。
马林走到督战的混沌信徒指挥官身后,一剑将他的脑袋剁飞,混沌信徒本就低落的士气立即随着指挥官的死亡而落入了谷底。
因为是在深潜,马林生冷不忌,一手亡灵苏生,排骨大兵从混沌信徒身体中破体而出,它们也挑食,追着混沌信徒撕,很快这条街上的混沌信徒不是一逃了之就是被亡灵们挠死在了地上。
马林一伸手,亡灵们以四足驱动的姿式冲向了还在内斗的放血鬼——不求能挠死多少,只求能够把这些亡灵全给消耗掉。
然后马林会亲手把最后的幸运儿给宰了。
想到这里,马林看着自己面前的防御线,上百面盾牌既然挡在前方,哪怕这些盾牌的主人都已经换了好几任。
一个满脸是血的女性走了出来,她有着西陆人的一些面部特征,长发被绑成了大麻花挂在胸前,有着完美半圆的她操着完全让马林听不懂的希德尼语说了一大段话。
“你的希德尼语还没有我的泰南语标准,亲爱的。”马林最终结束了这场哑谜。
“你不早说。”这姑娘回了四个字,带着东北铁锈带特有的大喳子味。
……我说你这话怎么口音那么古怪。
马林摆了摆手,将这位想说得感谢打回了她的肚子:“你们撤退吧,告诉我,附近还有没有部队需要解救。”
“……应该没有了,我们支队是唯一从城门撤退下来的部队,原本是想到城南区的运河大桥上守住那座桥,但是我们被这些混沌的狗在这城追上了,我们守在这里,已经抱了死志。”这个女性似乎还是这些士兵的指挥官,她说到这里看向她的身后:“阁下是传奇,您这样的小先生我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我也没有听海港区的朋友提到过有什么西陆的船过来……但是我现在不想知道你是谁,您救了我们一次,你们还能救这座城市中的无辜一次吗,我知道这很过分,这里到处都是混沌,但我发誓,只要您帮我们,我这条命就是小先生您的!”这个女性说到这里看着马林,她在等待着马林的答案。
“你们泰南人是不是有病?”马林歪过脑袋,同时伸出手,一只正冲着他跑过来的放血者一个滑跪来到马林脚边,正好将他的脖子送进马林的虎口,一捏,这个放血者一声不响地倒在了地上,被灵通完全冲刷了一遍躯壳的它死的非常彻底。
“我前些天碰到一个傻姑娘,她说只要我能够帮助泰南,她就愿意嫁给我。”马林将手里的尸体推开,然后看向这个女性。
“要我嫁给你也没问题……虽然我也有喜欢的人,但为了这满城的人,我可以做出牺牲。”这个大麻花说得有些大义凛然。
……算了,我这人饮食清淡,吃不得你这般胳膊比我腰粗的。
“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可以帮你们,不需要手续费了。”马林摇了摇头,再一次伸手,已经快要扑到马林身后的放血者扑通一声跪到了马林脚边,手里的魔剑递到了马林手里,而马林将剑往这个放血者的脖子旁一搭一拉,新鲜的尸体就这么制造出来了。
哔普在马林脚边欢呼,六芒星在它的额头绽放,因为他看到马林的额头长出了角。
“小先生,你额头长角了。”这位女性提醒到。
“我知道了。”马林放手,手中的恐虐魔剑脱手飞向了剩下的正在逃跑的放血者。
看着他们被砍翻在地,马林将公正之主的剑拿到了手里,于是角飞快的黑死脱落,而马林叹了一口气:“所谓懦夫将羞愧而死,说的差不多也就是这个道理了。”
说完,马林转身看着这些士兵:“还傻站着干什么,带路,去那座遥远的桥!”
是啊,遥远的桥。
感叹到了这里,马林低头看着哔普,这个小家伙举着玛娜变的小锤子,正对着马林笑。
“把角丢了。”
哔普不开心地看着马林。
“给你果子吃。”马林一口双关。
哔普丢掉了马林脱落的那支小角,马林给了他一颗世界树果实,然后将它拎起放到了腰间的袋子里。
“对了,我还没有介绍自己,我叫琳,琳·瓦尔特,我的父系是西陆人,据家谱说,我们家族在大毁灭之前就在东部人类世界生活了。”这个女性走了过来向马林介绍了他自己:“小先生叫什么。”
“马林。”马林笑着回答道,并完全不在意这个姑娘和她的士兵们将马林的名字脑补成父亲是泰南男性,而母亲却是西陆女性。
毕竟人类只对自己深信不疑的东西有着毫无保留的信任。
再说了,马林真的叫马林,不是吗。
………………
马林跟着这些士兵们来到桥上时,这座大桥已经在失守的边缘,放血者们正在强攻大桥,一些人类战士正在拼命维持战线,马林听到了桥上有人再叫点药炸桥。
这下子马林不能不急了,转身给这些几百号老少爷们拍了一个祝福,马林拉了一个通道就去阻止桥下方的工兵。
这边一出门,马林让过捅过来的秀春刀,一脚将另一个拿着破甲锥想给马林腰上开眼的侏儒踢下水——他腰上有保险绳,其实是下不了水的。
这边使秀春刀的小哥被两把魔剑一右一左夹着动弹不得,马林拿上已经点起来的炸药,拉开一个随机坐标的裂隙就丢了过去。
然后带着两把魔剑往桥上走:“别傻坐了,把你的朋友拉上来,如果上来的快,说不定你们作为参战人员,放血者的脑袋我还能分你们一两个。”
说完,马林再也不管这两个小子,上了桥,一脚将那个破口大骂马林把炸药给破坏了的大块头踢飞,马林一个跃击跳进了放血者的群体,来自巨人血脉中的旋风斩在瞬间就将整片敌人扫空,然后脱口而出的战嚎将另一侧的放血者们喷出了桥面。
有三颗脑袋的血肉猎犬从后方跃出,还在半空中它的两颗脑袋就一左一右被两把神剑贯穿,落地的时候马林双手抓住这条恶狗的上颚,一脚踩着它的下颚,将这条恶犬的臭嘴生生撕裂,在它痛苦哀嚎的时候,马林手里已经多出玛娜,变成了长矛的它在下一秒将这条恶犬的中间这颗脑袋钉在了桥面上。
已经冲上来的血肉猎犬们在马林地注视下开始自燃,它们哀嚎着四处乱跳,最终跳下了大桥。
有一个泰南小个子冒死跑到了马林身边:“传奇阁下!异域的小先生,您能听懂我说的话吗?!”
“对,能懂,在敌人的后方还有你们的同袍!跟着我杀过去!”说完,马林从狗脑袋上拔出两把长剑,霜巨人的战吼为人类士兵施加了祝福,下一秒,也不知道这些大个子那儿来的力气,像是弹射起步一样冲了出去,一头撞在了被马林战吼干扰而混乱中的放血者队列里,他们使用的短斧与砍刀虽然短,但结阵配盾之后打起来的效果不错,马林还发现这些木盾竟然能够挡住魔剑——难怪这些家伙死都不配铁盾。
这木头真的挺神奇的啊。
马林一边将这些木盾的特殊性记在心里,一边注意到那个被马林一脚踢飞的大胡子,他捂着肚子走到了马林面前:“小先生,刚刚我错怪你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情真意切,就差跪下来唱征服了。
“没事,你也挨了我一脚,这事算扯平了。”马林也不想跟他扯有的没有的,反正马林知道他不是恶意——在这种时候拼着命也要炸桥的都是好汉。
想到这里,马林随手剁下了这只三头犬的三颗脑袋,将中间的那颗踢给了这个大胡子:“我杀的,赏你了。”
然后看着那两个爬上桥的倒霉蛋,马林一左一右将两颗脑袋丢了过去:“给你们的。”
人类小子接住了狗脑袋,侏儒不一样,他让过了滚过来的脑袋,伸手想抓住脑袋,马林就看到这只侏儒尖叫着被脑袋带出了桥面。还好反应快,马林伸手一抬,这只侏儒和它的战利品从桥下升起来并落到了桥面上,这个惊魂未定的侏儒尖叫着拍了拍他的胸口,然后看向马林:“小先生,您要把这样贵重的战利品交给我这样的侏儒吗?!”
“对,你刚刚捅我一锥子,我踢你下河,我们扯平了,现在是我对于你的勇气给予奖励的时候。”和桥面上的战士们不同,这两个点燃炸药的工兵根本没有机会逃生,当然马林相信桥上的士兵为了不让混沌过河也肯定不会撤退,所以这些泰南士兵用他们的勇气与无畏获得了马林的认可。
“谢谢您!阁下!”侏儒开心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他又哭了起来,他坐到了桥面上,哪怕前方的战士们已经汇合。
他开始提起他的家人,他的家人都在城北。
他的工兵友人陪着他坐到了桥面上,安慰着这个侏儒过了一会儿,这个年轻人也哭了起来——他的两个兄弟在城北的城墙上,城破的时候他们支队被第一时间调到了这座桥上,但他的兄弟们的支队并没有撤下来。
于是他也哭了起来。
马林不知道要怎么安慰这两个年轻人,直到他注意到这个大胡子红着眼,他坚强地板着脸,注意到马林的视线,他还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
马林给他分了一支烟,获得了他的感谢,这个大胡子抽着烟走向后方,在那里,倒着太多失去了生命的战士,他一个一个的跪下,为这些年轻人抹去脸上最后的遗憾。
最后,他抱着一个有些神似于他的半大孩子,号啕大哭了起来。
马林也为他自己点了一支烟,然后让玛娜拿着烟盒们走向那些劫后余生的士兵们。
有年轻的士兵大着胆子来到马林面前感谢这位传奇阁下,然后他注意到了坐在桥面上抱头痛哭的侏儒,他愣了一下,然后跑回了他的支队。
马林看着他带着几个侏儒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老夫人叫了那个侏儒的名字,就看到侏儒抬起头,然后这个侏儒就带着满脸的泪水扑到了那位老夫人的脚下。
“你们是224支队的,你们有见过张明星与张明军吗。”年轻人注意到带人过来的士兵肩膀上的编号,他也站了起来。
“对,你怎么认识他们吗。”年轻士兵有些疑惑,不过他转身喊了起来:“明星,明军,有人找你们。”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然后马林就看到两个和这个年轻工兵有六七分相似的同龄人走了过来。
年轻工兵狂喜着冲向了他的兄弟,然后被他的两个兄弟死死抱在了怀里。
马林感叹,命运虽然无情,但是有时候的它还是会展现出一丁点的善意。
想到这里,马林注意到了巨鹰正在降下,刚刚那个和马林有一面之缘的贤者弟子跳下了桥,他一眼就看到了马林,立即走了过来。
“您好,阁下,看到您在这里真是太好了,我刚刚得到了消息,我们的大军离港口只有二十海里,两位阁下很快就会过来。”
“那太好了。”马林点了点头,他示意这个年轻人接烟,后者接住了烟,自来熟地点上了烟:“好烟,谢谢你,小先生。”
“敬这座城市中的所有不屈灵魂。”
“有敌人来了!”桥的另一边有侦察兵跑了过来。
“还等着干什么!列队!我们守着这座桥!”大胡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整理好了心情,他站到了马林身边。
这样的士兵,是马林最喜欢的士兵,他们勇敢,忠诚,无畏,试问天下的指挥官,还有谁会不喜欢这样的士兵呢。

Categories
科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