孜吉小站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20章 升官鑒賞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轰隆!
雷声后,大雨倾盆而下。
一行人急匆匆的冲进了长安城。
到了皇城外,程知节和贾平安等人已经变成了落汤鸡。
“这能去见陛下?”
贾平安觉得这样不妥。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620章 升官閲讀
“我先回家换身衣裳……”
“武阳侯!”
贾平安刚想到了这个借口,就听皇城中一声欢喜的叫喊。
擦!
竟然是程达他们!
“你们这是去巡街?”
贾平安知晓机会消失了。
“见过武阳侯!”
众人围拢过来,七嘴八舌的问着西北之战的情况。
“武阳侯,他们说你是杀将?”
“杀个屁!”
贾平安怒了,“别乱传。”
吐蕃人口中的杀将,实际上就是混世魔王的意思。
顺利的求见,顺利的进宫。
“武阳侯。”
带路的内侍打破沉寂,“杀将是何意?”
这特娘的竟然都传到宫中了。
贾平安微笑道:“杀将,就是名将的意思。”
这个比装的不错。
贾平安心情愉悦,直至到了殿前。
王忠良出迎,带着他们进去。
“此战让长安城中的军民都为之一振!”
李治一番话夸的众人心中荡漾。
关键是封赏啊!
程知节说他绝壁不能在百骑呆了,那去何处?
刑部不可能,他若是去了,王琦就得哭。
礼部……得了吧,李治会担心他和老许狼狈为奸,随后在礼部玩二人转。
“贾平安。”
“臣在。”
“你此战机敏,卢国公与苏卿赞不绝口,连弘化都送来书信夸赞你……”
弘化那个女人果然耿直!
没白帮她!
贾平安知晓升官就在眼前。
……
出了大殿,外面邵鹏在等候,“皇后在等你……你湿身了?”
“还是先去吧。”
女人心眼小,今日不去,说不得阿姐就会怀恨在心,等寻到机会给他好看。
到了武媚那里,太子也在。
“怎么这般狼狈?”
武媚这里自然不能给他更衣,就简单问了几句,最后赞道:“陛下前阵子专门夸你。”
“武阳侯此战威武!”
李弘同学也郑重的夸了他一句。
“殿下过誉了。”
李弘个子长了些,只是看着有些严肃。
“阿姐……”
贾平安放低了些声音,“殿下这边别逼的太紧。”
“你说读书?”
武媚领悟了他的意思。
贾平安点头,“殿下还小,就算是身为太子必须学,可也得劳逸结合,我看殿下……竟然有黑眼圈了?”
其实李弘哪来的黑眼圈,不过是贾平安随口胡诌。
他是见不得孩子成人化,总觉得这样的孩子活得太累了。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 線上看-第620章 升官分享
大外甥,这一把助攻就算是给你的见面礼了。
邵鹏送他出去,一路走一路说道:“那是太子,那些先生唯恐他学的不够,恨不能把天下的学问都丢给他。”
“那是无能之辈的愚蠢行径!”
这话里的不屑连前面的内侍都听出来了。
内侍回头,邵鹏冷着脸。
怎地,还想偷听一会儿?
“奴婢还有事……”
这机灵劲让贾平安想把百骑那群棒槌拉来看看。
“老邵,你如今越发的威风了。”
邵鹏冷冷的道:“你腹诽那些先生也就罢了,公开说,是嫌自己得罪的人不够多?”
“你以为一个孩子学那么多东西是好事?”
贾平安见邵鹏点头时,不禁就笑了,“棒槌!老邵,孩子的大脑还在发育,哪个豕头让他学那么多?别人家的孩子还在玩耍,还有人在尿床,你们就给殿下弄了那么多学的,怎么学?一知半解,随后满脑子糊涂,走了歪路谁担责?那是太子,不是给他们糊弄的人偶!”
把那个可爱的大外甥教成了呆子,贾平安真想当面问问他们……
“问问他们,他们自家的孩子可是这般教授的?若是没有,再问他们,教坏了谁负责?”
娘的!
贾平安骂骂咧咧的离开了皇宫。
消息飞快到了武媚那里。
“平安说五郎呆板了?”
武媚走了出去,一直到了李弘的房间外。
房间里,李弘正在发呆。
晚些她去寻了李治。
“朕当年也是如此。”
李治觉得太子的教导这样总是没错的。
“可五郎看着和小大人似的!”
……
贾平安把这事儿抛在脑后,一路回了道德坊。
“见过武阳侯!”
姜融这次没吸气,而是欢喜的道:“听闻吐蕃人被武阳侯杀怕了,竟然把武阳侯叫做杀将?”
“……”
捷报多半是被故意泄露了出来,随即这些消息满天飞。
贾平安无语。
还没到家门口,就听到了房门呯的一声,接着黑白相间的阿福就滚了出来。抬头见到贾平安,就咆哮一声,一路飞奔。
我的崽!
贾平安松开缰绳,阿宝悻悻的长嘶一声,觉得贾平安厚此薄彼了。
阿福猛地撞了上来,贾平安再大的力气也挡不住,被扑倒在地上。
一阵亲热后,贾平安站起来,家门外仆役站了一排。
以前小猫两三只,现在却有些规模了。
“郎君威武。”
家主出征凯旋,这对于贾家来说就是一个值得铭记在家史中的大事。
进了大门,卫无双和苏荷带着女仆们相迎,贾昱和兜兜两个小朋友站在中间。
贾昱好奇的看着父亲,披甲,再往上……怎么披头散发的?
而且和落汤鸡似的。
兜兜显然是没耐性了,双脚一蹦一蹦的。她已经长开了些,脸蛋白嫩,一双点漆般的眸子分外清澈。
“夫君威武。”
众人福身。
贾平安笑道:“你等在家操持也辛苦了。”
礼仪结束,苏荷抬头,杏眼中全是兴奋,“夫君,什么是杀将?”
“换个问题!”
贾平安一手牵着贾昱,一手牵着兜兜往里走。
“阿娘!”
兜兜有些慌,回头呼救。
贾昱却沉默着,只是小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两个孩子的陌生感需要时间来驱除,贾平安进家,卫无双说着几个月发生的事儿。
“……火星湾和城外的庄子庄稼都不错,今年是个好收成,不过他们说长安城中的粮食有些短缺,弄不好陛下明年就得去洛阳就食……”
说来也可怜,因为粮食大多只能运送到洛阳,而洛阳到长安的水陆交通艰难,所以长安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洛阳那边的粮食堆积如山,却不能吃上一口。
“不过咱们家是够了。”
卫无双骄傲的道:“妾身一直没卖粮,两个庄子里屯集了许多……还有家中也不少。”
这个婆娘压根就没有什么家国情怀,在她的眼中,贾家吃饱了才是王道,至于皇帝……去洛阳就食吧。
平日里对皇帝颇为敬畏,可在这个时候就原形毕露了……皇帝能否吃饱和我有啥关系?
贾平安不禁笑了起来。
“夫君!”
我在汇报,你这是什么意思?卫无双有些不满。
贾平安板着脸,“说吧。”
好不好的夫妻,非得在这等时候弄个上下级的模样出来……
“……对了,前阵子有人想弄酒坊的配方,先是收买未果,随后想动手,被陈冬他们拿下了。”
贾平安问了情况,“不错。”
苏荷在边上带两个孩子,闻言说道:“夫君,是厉害。”
“这等小事都做不好,我要他们作甚?”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两个憨婆娘!
贾平安笑道:“他们原先都是军中的狠人,这等小事,对于他们而言连操练都算不上,就是逗个乐子罢了。”
卫无双最后问道:“夫君,陛下那里给了什么封赏?”
“兵部郎中。”
卫无双眼前一亮,“从五品上了?”
贾平安点头。
李治这次也算是下了血本,兵部郎中算是正式进入了中高层。
“呀!夫君,这可是喜事呢?”
“摆酒摆酒!”
苏荷兴奋的道。
“随便。”
贾平安觉得无所谓,两个婆娘却异常的来劲。
他在后世经历的太多了,各种各样的酒席,今日去,明日去,吃的脑满肠肥,吃的兜里空空……
最后想捞些回来,就只能自家办酒席。
但……
“升迁能宴请?不会被别人取笑吧?”
从五品上而已,值当吗?
卫无双已经进入了状态,“这些是妇人的事,夫君就别管了。”
擦!
老爷们就这么被华丽丽的无视了。
贾平安带着两个孩子出去溜达。
“看,这蚯蚓怕不怕?”
兜兜躲在他的身后,“阿耶,怕!”
贾平安看着贾昱。
贾昱蹲在那里仔细看着,然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一脚踩去。
贾平安一手抱一个,带着他们在田地间转悠,捉几只蚱蜢,追两只蝴蝶。
“阿耶,给我一只,给我一只!”
两个孩子仰头,眼中全是崇拜之色。
“武阳侯好雅兴,天伦之乐让人乐淘淘啊!”
贾平安没回头,“李相这是告假了?竟然能转到了道德坊来。”
李义府笑眯眯的道:“此战听闻你得了个杀将的名头,皇后颇为好奇,老夫也很好奇……”
这老货来做什么?
就算是家中办宴席也不会请他。
“只是些虚名罢了。”
我顶你个肺!
让你羡慕嫉妒恨!
李义府笑道:“太子最近颇为用功,不知武阳侯如何看?”
李义府也挂了个太子右庶子的名头,虽然不怎么管太子的事儿,但却也能提提意见。
他问这个作甚?
太子的教育也轮不到他来管,什么颇为用功……
不对!
李义府若是对太子有什么建议或是看法,他会直接和帝后说,而不是来寻我。
这是坑?
非也!
贾平安猛地想到了自己和阿姐说的那些话。
阿姐那边难道做了什么应对?
是了!
做了应对之后,有心人就会发现是他贾某人在中间起了作用。
那是太子,以后的帝王,此刻能施加影响……以后就是一本万利。
李义府绝壁是心痒难耐,所以才来探问。
不,是来忽悠。
贾平安淡淡的道:“太子一直在学儒学,我以为却是偏颇了,当学些别的才是。”
你果然是想把自己的新学掺和进去……李义府眼中一亮,“以前两家有些龃龉,不过都是小事。庄上的管事已经被老夫赶了出去。另外武阳侯此次立功归来,老夫也带来了些礼物……”
他的脸颊微微颤抖,让贾平安颇为好奇。
老李这是要送什么,以至于竟然心痛。
李义府摸出了一个玉器,竟然是一头鹿。
极品玉!
李义府笑眯眯的道:“老夫以此为贺。”,说着他弯腰问贾昱,“这是贾家大郎?”
贾昱木然看着他。
“多谢李相。”
贾平安也笑眯眯的接过了礼物。
等李义府前脚一走,他就把玉器往身后一抛,“晚些用东西清洗干净。”
“是!”
陈冬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回到家,家中已经是喜气洋洋的模样,仆役们正在出发去送请帖,曹二和来帮厨的人大声吆喝……
“恭喜!”
这次酒席来的人不少,高阳和新城联袂而来。
一场酒下来,贾平安醉的不省人事。
第二日早上起晚了些。
贾平安睁开眼睛,觉得神思恍惚。
怎么就到家了?
门开了,一个小脑袋探进来,然后回身,“阿耶醒来了。”
接着门被推开,两个孩子鬼鬼祟祟的进来。
贾平安闭上眼睛。
“阿耶的脸好黑。”
“阿耶看着好凶。”
“兜兜。”
贾昱的声音听着有些急切。
小棉袄这是要做啥?
贾平安的床不高。
他听到了爬床的声音。
闺女上来了。
呵呵!
贾平安含笑等着闺女扑上来……
脸颊一痛。
“啊!”
……
“兜兜啥时候学会咬人的?”
小棉袄漏风了。
苏荷忍笑把孩子带走,在外面假装数落。
贾昱站在边上,好奇的看着父亲。
这年头讲求的是严父慈母,隔辈亲,可贾平安却不同。
“回头带你们去玩耍。”
贾昱马上就欢喜了起来。
一家人在一个屋里吃早饭,贾昱默默的吃着,卫无双关切的道:“大郎多吃些。”
说着她给贾昱弄了些食物。
可不少了啊!
贾昱能吃?
贾昱继续吃。
“再吃些。”
卫无双继续……
这不对!
贾平安面色不善,“你这是把大郎当豕喂呢!”
在母亲的眼中有一个字,饿!
卫无双就觉得孩子会饿,所以能多吃就多吃些。
卫无双抬头,“大郎会饿呢!”
这个憨婆娘!
贾平安指指兜兜,“你看看兜兜吃多少?”
“多!”
兜兜昂首得意。
可她的食物只有贾昱的一半。
“大郎可觉着饱了?”
贾平安觉得问孩子最好。
贾昱点头。
“那就别吃了。”
贾平安把碗筷收了,“从今日起,定时定量。”
卫无双皱眉,“大郎会饿。”
“吃多了不是好事!”
做母亲的为啥……不,后世贾平安见过不少父亲也是这个尿性,总担心孩子吃不饱,身体长不壮,于是吃,使劲吃。
还有一种就是长辈,祖父母、外祖父母的溺爱,带孩子几年下来,从细竹竿变成了大胖子。
今日是第一天报到,贾平安想着不能太晚,出道德坊后速度就加快了些。
“平安!”
还有早来人啊!
老丈人卫英和两个小吏一起上班,叫住他后,卫英一脸急切的道:“杀将杀将,这定然是杀的吐蕃人头滚滚才能如此称呼……平安,可是如此?”
争执这个有意思吗?
但老丈人的面子是要给的。
贾平安微笑道:“就是杀的他们怕了。”
卫英的眼中多了光彩,精神焕发啊!
“老夫就说定然如此啊!”
两个小吏拱手,“武阳侯威武。”
一路到了兵部,门子见到他来了,下意识的喊道:“武阳侯来了。”
那么激动干啥?
贾平安颔首。
门子说道:“武阳侯,咱们兵部空缺了郎中半个月了,一直没填补,有人说定然是你,果然……”
一个小吏热心的带着贾平安进去,一路到了兵部尚书任雅相的值房外。
“任尚书,武阳侯来了。”
任雅相刚到,闻言点头,“请他进来。”
贾平安进来,任雅相劈头问道:“你认为此战后吐蕃可会暂时蛰伏?”
贾平安摇头,没有丝毫犹豫,“不会,吐蕃对吐谷浑和安西的觊觎根深蒂固,除非把他们打残了,否则两国之间的战争不会停止,会一直延续……”
历史上就打成了百年战争!
任雅相点头,“前几日老夫和一些人就此商议,有人说吐蕃这一战被打怕了,弄不好能安宁二十年。”
娘的!
这话谁说的?
贾平安皱眉,“别说二十年,三年都危险。这等轻敌的想法下官以为当点醒,不可放任。”
历史上大唐就是忽视了吐蕃,结果吐谷浑都被拿下了,这才慌慌张张的出兵……晚了!
任雅相诧异于他的态度,“你以为此等事当批驳?”
“当然!”贾平安觉得这些人的日子太安逸了些,“别人可轻敌,重臣却不能!”
一群棒槌!
随后二位侍郎和另一个郎中黄洋来了。
“见过尚书。”
任雅相点头,指着贾平安说道:“这位武阳侯,以后是咱们兵部的郎中。”
尤式笑眯眯的道:“武阳侯此战扬威吐谷浑,老夫也与有荣焉啊!”
一脸急色的吴奎只是点点头。
郎中黄洋神色淡然,“见过武阳侯。”
他虽然也是郎中,但架不住贾师傅带着爵位啊!只能先行礼。
任雅相说道:“郎中协助老夫和二位侍郎,武阳侯此后多来老夫这里坐坐。”
贾平安应了。
晚些出去,和属官见面。
一群人躬身行礼。
“见过武阳侯!”
坐在值房里,贾平安微微颔首。

Categories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