孜吉小站

zz75c优美言情小說 《劍俠情癡》-第一百零八章、羣雄匯聚武當熱推-jhn6l

劍俠情癡
小說推薦劍俠情癡
上官飞云回到客栈,躺在床上,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为什么白楼主会玄天剑法和玄天心经,陆云会玄天剑法,香儿她们也会玄天剑法和玄天心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香儿口中的爷爷又是谁,会玄天心经和不全的玄天剑法,三年前救下欧阳雪的青袍老者又是谁。。。。重重疑问全在上官飞云脑中徘徊着。。。陆云曾经对自己说过她的玄天剑法是紫衣楼楼主所教,而且紫衣楼楼主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上官飞云,蓉城的凤来阁,十堰城的风月楼,这之间难道有什么关系,难道凤来阁就是风月楼,白楼主就是当年的紫衣楼楼主,或则是与紫衣楼有关。。。
武当山位于湘省十堰城境内,周边高峰林立,天柱峰海拔1612米。武当山山体四周低下﹐中央呈块状突起﹐多由古生代千枚岩﹑板岩和片岩构成﹐局部有花岗岩。岩层节理发育﹐并有沿旧断层线不断上升的迹象﹐形成许多悬崖峭壁的断层崖地貌。
而江湖上四大名门正派之一的武当派就在这座山顶上,掌门秋池的武当剑法可以是当世的举世无双,与少林的玄木平分秋色,当然不包括剑神和剑仙,剑神与剑仙本就是一代武林神话,后人无法超越。
时间过得很快,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今日的武当山上陆陆续续有来了许多武林人士,这些武林人士大都来自四大派。
網王路邊的村哥不要采 紫冽留殤
在武当的卸剑池那里有几个武当弟子迎接着武林江湖人士,同时也认真检查者武林大贴,今日与往日不同,凡是持有武林大贴的武林正派均可带武器上山。
在武当派的一间偏厅中,武当掌门秋池正在和秋水商量着什么?
总裁虐恋之绝色新娘 冰弦冷涩
“师弟,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各大派的人今天就该陆陆续续上山,他们的客房都准备妥当了吗?”秋池问道。
“回掌门师兄的话,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秋池认真地答道。
“那就好,不要怠慢了群雄。”秋池再次说道。
“是,师兄。”秋水答道。
“禀掌门,少林玄枯,玄空两位大师已到。”一位武当弟子来报。
“师弟,我们去迎接少林的两位大师。”秋池说道。
“是,师兄。”秋水答道。
“玄枯,玄通两位大师来了。”秋池说道。
“秋池掌门,秋水道长。”玄枯和玄通同时说道。
“任虚,把少林的各位僧客引到安排的客房,我和玄枯,玄通两位大师有话要谈。”秋池说道。
“是,掌门。”任虚答道。
誰看了她之貝貝闖天涯
“各位大师,这边请。”任虚便带着众僧下去。
“师弟,你先去忙吧。”秋池说道。
“是,师兄。”秋水答道便走开。
“两位,大师这边请。”秋池说道,语气有些虚弱。
“秋池真人请。”玄枯、玄空同时说道。
于是秋池,玄通,玄枯三人走进偏厅坐下。
一个武当弟子提了一壶茶进来,然后到了三杯茶,分别放在玄枯,玄通和秋池面前。便退了出去。
“两位大师,请用茶。”秋池说道。
“真人,请。”玄枯、玄通也回敬道。
“两位大师,玄木大师的伤势如今如何?”秋池问道。
“真人,说来惭愧,上次方丈师兄与西域法王一战,伤势至今也还未痊愈。”玄通说道。
“哦。”秋池说道。
“真人的伤势如今。”玄通问道。
“惭愧,惭愧。”秋池说道。
玄通,玄枯听了明白秋池道长至今伤势也还很严重。
“阿弥陀佛。”玄枯,玄通同时说道。
“掌门师兄,昆仑派掌门燕掌门,峨眉掌门仁慈师太,两位掌门到。”秋水进来说道。
“两位大师,你们稍坐片刻,我去迎接两位掌门。”秋池说道。
“真人,尽管去忙。”玄通,玄枯也说道。
于是秋池便起身向外走去。
“燕掌门,仁慈师太。两位远道而来,贫道有失远迎。”秋池说道,声音显得有些疲惫。
薰衣草輕戀曲 萬事孤狼
“真人,客气。”燕飞说道。
“真人,听你说话的语气,感觉你的伤还很严重。”仁慈说道。
“惭愧,惭愧。”秋池叹道。
“两位掌门这边请。”秋池说道。
“真人,请。”燕飞和仁慈同时也说道。
于是三人进了刚才招待玄枯,玄通两位高僧的偏厅。
“燕掌门,仁慈师太。”玄通,玄枯看到燕飞和仁慈进来同时说道。
“两位大师来得比我们早。”燕飞说道。
“两位大师,这次玄木大师怎么没到?”仁慈说道。
“说来惭愧,方丈师兄至今也还没痊愈。”玄通说道。
“哦,看来这妖僧的武功真是可怕。”仁慈说道。
“阿弥陀佛,要不是一白衣少侠及时相救,少林恐怕难逃一劫。阿弥陀佛。”玄通说道。
“对了,两位大师,可曾告知下这位少侠的事情。”秋池说道。
人生
“阿弥陀佛。说来惭愧,这位少侠的名字少侠没有告诉我们,他只是告诉我们他是白衣书生。”玄通说道,来武当前,玄木就告诫过玄通和玄枯以及众僧人上官飞云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透露。
“那两位大师可曾看出这个白衣书生的武功路数是出自何门何派。”昆仑掌门燕飞问道。
“燕掌门,说来惭愧,我们都没有看出白衣书生的武功路数,他只与西域法王对掌三次,完全拼的是内力。”玄枯说道。
“哎,不知这次武当大会,这位白衣书生少侠会不会参加。能三掌把西域法王打得半死,可看这位少侠的武功恐怕能与剑神一绝雌雄,剑神行踪不定,紫霄宫的剑仙应该也快到了。”秋池叹道,他希望剑神剑仙能来,或则白衣书生来,这样武林正派才有一线胜利的希望
“真人,这黑衣门的门主武功到底高到什么程度?”仁慈说道,居然秋池一掌都没有接下来。
“恐怕比西域法王还要高一筹,他的玄阴掌,我连一掌都没接下来,而且这几个月我疗伤也不见有多好转。”秋池说道。
“如真人所说,那估计只有剑仙和剑神才能与之战,或则白衣书生能与之一战。”燕飞说道。
“剑神行踪不定,剑仙答应这次武当会盟,亲自出面,可到现在也还没到。”秋水叹道,难道事情有变,但剑仙应该不会,只要她答应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真人,你也不必叹气,哪位白衣书生,也可以与之一战。”玄枯说道。
“大师,知道哪位白衣书生少侠的行踪。”秋池问道。
“阿弥陀佛。贫僧不知道,只觉得这位白衣书生行踪飘忽不定。。”玄枯摇了摇头说道。
众人感觉很失落。
“禀掌门,湘西陆家庄陆庄主到。”秋水前来禀报。接着陆云和狂龙暴虎在秋水的引领下进来了。
“晚辈陆云见过各位掌门和各位大师。”陆云与众人打了声招呼。
女相傾國:夫君,妾本蛇蠍 懶回眸
“云丫头,你来了。”秋池说道。
“秋伯伯好。”陆云说道,陆家庄向来和武当比较交好,所以彼此之间也要亲密的多。
“云丫头,当年你的爹之事,当伯伯的感到很惭愧。”秋池说道。
“秋伯伯,这不管你的事,是我不让他们简单料理后事的,所以秋伯伯不必自责。”陆云说道。
“对了,秋伯伯,你的伤势现在怎么样?”陆云继续问道。
“云丫头,我的伤势不要紧,不过也还没有恢复。”秋池说完,咳嗽了一声。
“秋掌门,你要保重。”众人喊道。
“秋伯伯,你不要紧吧。”陆云关心的问道。
“各位远道而来,先回去休息下,等明天大会上商讨下如何除魔卫道,贫道要去调歇下。”秋池气喘吁吁地说道。
“阿弥陀佛,真人请便,我们自个安排就是了。”玄通,玄空同时念到。
“真人,那我们就不打扰真人了。”仁慈和燕飞说道。
于是玄通,玄枯,燕飞,仁慈离开了客厅,便各自回到武当安排的客房中去。
“云丫头,你留下,我有话要给你说。”秋池说道。
“狂龙叔叔,暴虎叔叔,你们先下去吧。”陆云示意狂龙和暴虎下去。
“是庄主。”狂龙和暴虎同时答道。
“真人,我们下去了。”狂龙和暴虎说完便离开了偏殿。
“秋伯伯,有什么话你要问,尽管问。”陆云说道。
“云丫头,我想想你打听一件事,就是当年在云山的云峰上极乐教主和上官飞云一战的事情,你知道多少。”秋池问道。
“回秋伯伯的话,当年我大哥上官飞云与极乐教主一战,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这件事有一个人很清楚。”陆云说道。当然她现在不能告诉任何人上官飞云还活着。
“哪一个人。”秋池问道。
“这个人就是紫霄宫的小宫主欧阳雪,当年欧阳雪和上官飞云两人在云峰游玩遇上极乐教主,大战一场。所以事情的经过欧阳雪应该很清楚,说不定这一次黑衣门与三年前的极乐教有关。”陆云说道。
“云丫头,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秋池说道。
“是,秋伯伯。”陆云离开了偏殿。
秋池叫道:“任虚,紫霄宫可有消息。”
“回掌门,暂时还没有。”任虚答道。
“哦,你下去吧。紫霄宫一有消息,即刻来报。”秋池说道。
“是掌门。”任虚答道。
“哎。”秋池叹道。

Categories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