孜吉小站

7mu9n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多餘不是多-第一百九十四章 最終考覈地被換推薦-qgebb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是的!”,唐元承认的很是干脆,这是他知道多多的理想后就开始考虑的了,除此之外其实还应该有更多,不过一直没有实施而已。
之前忙是一方面,一方面唐元内心深处的声音告诉他,等多多需要用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就意味着他们之间必定又到了分离的时候,所以他无限希望这个时间可以来的再晚一点。
唐元的回答简单明了,一旁的郭航却内心非常震惊,他虽然没有经历过感情,但是从小身边也见过不少。随着改革开放,人们解放思想后,对于感情方面也越加开放,他见过的很多人上一秒还是爱着前任,下一秒就又有了新的对象,照样如胶似漆。
不知为何,他对于他们却从未感觉到过羡慕,只觉得感情不该是这样的,有时候父母催他找女朋友的时候,他也曾暗暗的心中抱怨,为什么婚姻不可以像过去一样,直接盲婚哑嫁算了。
但是看到唐元这一刻的表现,郭航真的是慕了,“你对你未婚妻可真好”,同时也证明了唐元确实是一个人前人后表里如一的君子,所以他才会这么喜欢跟唐元在一起相处。
面对这样真诚的夸赞,唐元却坚定的否认了,“不,我对她还不够好,甚至不如她对我的好千百分之一”。
但是当郭航又问,她到底对你怎么好的时,唐元却只是摇摇头,她只要肯陪在我身边就是千般万般好了。至于两人之前的故事,他也并不想说给其他人听。
这天晚上又是一个通宵,不过这次陪在旁边的郭航,看着唐元如看着珍爱的宝贝般看着芯片时,却总觉得好像又在被虐狗,不就是给媳妇的礼物吗?
等老子将来有了女朋友,老子也这样送她礼物,恩!这就是大概来自直男的认同感。
只是一夜好眠的许多多却还丝毫不知,几百公里之外的青叶大学中,一盏物理实验室的灯,又因为她而亮了一夜。凌晨六点,唐元还在睁着发涩的双眼记录好最后一行数据,然后看着芯片,露出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核心功能测试完成了,他想要的效果基本已经达到,等他最后再优化一下,就可以送给多多了。
轻手轻脚的将计算机和仪器关机,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将重要资料和芯片放进自己的保险箱内,唐元看一眼在更衣室内窝在小床里睡得正香的郭航,无声的说了句谢谢,然后离开了物理实验室。
重生之黑手帝国
回到宿舍时间也才六点一刻,抓紧时间在床上补眠了一个多小时,唐元就被赖宏伟几个大呼小叫的声音吵醒,揉揉发困的额角,唐元也跟着起床,打算去上课。
葛天眼尖的第一个发现了唐元的动作,“哎!唐元你几点回来的”。
正在旁边跟熊振强抢卫生间的赖宏伟闻言,卫生间也不上了,嗒嗒嗒跑过来唐元床边,“你这脸色可真差,昨晚半夜三点我起来上厕所,你都没回来,这么熬下去你身体受的了?”。
熊振强和葛天也是一样的劝,他们作为室友,是最知道唐元最近的辛苦的。和之前在数学系偶尔跟着那群学长学姐后面熬得比较晚不同,现在完全就是拿命在拼。
他们还不知道唐元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的原因,劝又劝不住,所以只能力所能及的做些帮他带饭或者打水的伙计,但是处了将近一年的哥们情谊,担心也绝不是假的。
唐元也不辜负室友们的好意,见此微不可查的勾勾嘴角,难得的心情很好,不知道是觉得对于室友的关心心情好,还是对于自己的项目已经有成果而心情好。应该是两者都有吧!
好心情的唐元,说了最近一个月来最长的一句话,“恩!最近让你们担心了,不过我的项目已经基本完成了,后续就只需要再完善和测试一下就好,之后应该不会像之前这么忙了”,其实唐元最近持续长时间这样,自己也已经感觉到了身体有些吃不消,所以他最近都不敢回家。
许家和唐家,甚至大院里的长辈们都是从小看着他长大,以这幅模样回去,估计肯定会惹来一堆的担心。还有就是按照他的计算,多多的考核怎么样也快结束了,之前她可是交代了让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不然下次见面又该说他不听话了。
所以通过这一段时间,唐元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他曾经自以为是的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他。所以就算同时兼顾很多项学业,他仍是可以在其中绰绰有余。
讓孩子心悅誠服
但是他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完美的,有时候他也会忙不过来,也会感觉到筋疲力竭。所以这个时候他需要作出一些舍弃和选择,也没有人需要他真的去面面俱到。
唐元拒绝了室友说帮他代替点名的想法,坚持着下了床跟他们一起到了今天第一节上课的教室,耳边还停着赖宏伟的叽叽喳喳,说着什么你又要搞研究,还要坚持上课,让你请假你不请,帮你点名你不要,你这是自己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儿,还想着谁能把你身体当回事。
说的唐元有些哭笑不得,他难道最近看起来真的有这么惨,敢这么熬着他也是有自己底气在的好不好。从小他看着文弱,但是唐家其实将他养的极好,只是不长肉加上不长个,看着就比多多身体差上很多。但是多年来,他却也是真的很少生病的。
就是最近这么熬着,放一般人早就受不了了,唐元还能这样若无其事的坐在教室里,照样是老师心目中最好的学生。
只是台上的老师却不知道,他这位好学生正在策划着什么事情。
唐元他们开始上课的时候,许多多等余下的二百多人已经再次被教官们带到一个两个小时车程之外的,更加偏僻的山林中。
伴随着初升的阳光,所有人只看到一眼忘不到头的大山,山林中充斥着各种各样陌生的气息,林中花草树木茂密,甚至连太阳都无法照映进去,被上面的树叶遮挡的密不透风。满目都是荒野的感觉,一看就是少有人踏足的地方,不然这些边上的杂草不会这么茂盛,且都没有被踩踏过的痕迹。
这就更让人觉得好奇了,现在还有这样大的未开发的山林么,就连曾经那么偏远的阳明山都能被看中开发旅游资源。面前这一片看起来可不知道是阳明山的多少倍了,其中的资源财富多么广阔又是可想而知。
但是眼前的情况来说,在这个未开发的地方进行演习,就意味着不确定性和危险性可能更高,许多多想不通,上面的领导难道就对他们这么有自信,尤其是考虑到谭鹏鹏这些人的存在,生活经验和体能的缺乏,将会让他们的生存都越发艰难。
众美独揽 扔钱的葛朗台
亡命 小妾拖鞋
其实许多多想的并没有错,本来之前演习的地址就是他们之前所待的地方后山那一座,因着地势简单,也便于布置,虽然说少了些挑战,但是教官们都打算了到时候任务难度设置高一些,再多给他们留一些人为的陷阱,也就可以了。
C市一所重重保护的庄园内,一位年约六十多岁的老人生气的摔下手中的茶杯,“那些人简直,简直太过猖狂”,仔细看去,这位老人正是促成许多多一行聚到一起的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的那位大领导,如今华国军界的二把手李少保。
他此时摔杯子的原因,也正是因为他今天早上才收到消息,那些人竟然趁着他去看望那位的时候,趁夜召开了会议,一半以上同意更换了考核的场地。口口声声李老要选的既然是全国最优秀的人才,那自然不能给与的挑战太低,之前负责那边的教官们提交的方案根本不符合最终选拔的要求。
既然都是最优秀的了,那演习的地方自然也要选择点有挑战性的,于是最终商议结果,就是一座出了C市后不是特别远的一座荒山,而且是一座听闻里面有不少野兽的未开发的野山。
李少保最生气的原因自然也不是因为觉得在这里演习的危险程度高什么的,既然想要成为最优秀的兵,环境恶略一些又算得了什么,他最生气的是,这些人故意把他架在火上烤,然后在他身上吸血。
如果这些来参加考核的孩子们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到时候被追责的首要肯定是他,而不是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
只是结果已经定下,他又能说什么,只能微笑着接下别人的好意,还要赞同的说一声谢谢。真的是好久都没体验过这样的憋屈了。
“李达,传信给那边,让他们务必要保证演习参与人员的安全,将所有人给我全须全尾带回来,到时候我肯定会给他们记上一功”,最终老人只是如是交代手下。
而与此同时,所有青黑着眼圈的教官们,当收到大领导这边的消息后,更是一个个都完全不敢松懈。昨晚他们临时接到通知要求演习地址换这个地方,为了确保考核人员的安全和确定考核的范围,所有他们一群人直接连夜跑到这座山上,摸着黑开着手电,带着猎犬四处跑,总算是圈下一篇外围地方。
然而尽管已经尽可能的考虑详细,还是会忍不住的担心,不少教官的眼睛都有些红。作为一名优秀的军人,他们自然要以服从命令为己任,即使前面探索力度根本不够,未知的事物是那样的多,却还是要让眼前的一群人就那么进去。
幽冥崛起
不过大领导都这么发话了,他们自然会尽一切努力来保护眼前这些人,但是又不能太直接放水,毕竟不止他们身边,就是大领导身边,都会有之前那一拨的人盯着。稍有不慎,可能几年的准备就全部都要白费了。
同时这些人也是这两年来一直阻碍这支队伍组建的核心力量,事到如今,还是不放弃的继续寻找着他们中任何人的破绽。
之前也不止一次的发生过,身边莫名其妙的同伴就被抓到了把柄,甚至把他们做过已经忘记十几年的事情都能挖出来,就这样一次次的阻止着队伍的组建进程。如今能留下的他们,基本都是真正的没有任何黑点的,好不容易他们全国各地奔跑找来各类的精英人才,看来他们已经开始转换了矛头了,开始直接对准了这些学员。
大领导都只能忍了,更何况他们。
所以当许多多一行人被人手一张山林外围加印的地图在手时,发现多日来处处严苛的教官们竟是像转性了一般,竟然要提供给他们两天的干粮和水时。
所有人心里都是一句,卧槽!今天这些教官是吃错药了吧!之前看电视剧里这种野外演习不是要吃喝全靠自己吗?怎么到了我们这儿画风就变得这么佛系了,不仅没有骂他们,还给他们充足的食物和水,交代他们注意事项更是事无巨细。
他们哪知道,其实这些教官也是担心他们真的在里面出事儿,以往随便交代两句是因为,好歹是在他们的地盘,也全都是他们熟悉的不在再熟悉的项目,所以考起他们来自然知道度在哪?
武印幹坤
但是眼前明显就是充满了未知,就是他们自己也不能完全保证自己进去就一定没事!他们没说的是,昨晚有人真的在某个方位听到有狼嚎声了。
尽管对于他们这些常年在战场上沾血的人来说,即使对上一两只狼也是可以独自应付的,但是如果是一群狼呢?更何况对面这些大部分应该都比他们弱很多的人呢?
当所有人又发了一个水壶、一个指南针、一把续航时间超长的手电筒,一把军刀后,又让各自选了自己的武器,以及数枚空包弹后,所有人开始分为几路,从不同的入口进入这座少有人来涉及到的山林。
至于这些教官们,则严密的守在所有的监控屏幕前,观察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其中自然也有跟着尾随进入保护的几个教官们,不过他们给自己做了很好的伪装。
因为时间实在太赶,这些教官一夜时间既要考察地方,又要每隔一段就安装监控仪器,所以监控覆盖的区域并不算广阔,但是也刚好囊括了地图中的所有地方。
只是所有人都明白,任何事情都会有意外,后面到底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完全预料。

Categories
青春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