孜吉小站

oqxid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溯源仙蹟》-第六百三十一章 吹笛少年,浪到飛起熱推-qw0h4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
“还是别浪了些,以免被看出破绽,不好。”
恒鸡被吹得毛飞起舞,它很想说,主人你别委屈了自己,不浪的你是没有灵魂的。
源尘没空理会恒鸡,他飞了不久后便落地。
恒鸡疑惑看了源尘一眼,源尘挠着头看向四周,嘴硬道:“我明明是按照记忆里的路飞的。”
“问路吧。”
恒鸡心塞,它一开始因为太害怕也没记路。
“那边有车队,去问问路。”
源尘改换了一下容貌,然后将恒鸡收进了袖子里,这才一脸淡然的出现在车队面前。
靈魂鬼差
“我问一下路可以吗?”
“滚!”
源尘:“……”
车队驶过,只留下被掀起的烟尘。
我这么不招人待见吗??
源尘嘴角缓缓裂开,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们自找的,好好说话不听,非要吃硬的!
车队行驶着,忽然停了下来。
巫覡 楊漾777
“怎么停下了,丈蓝市不是还没到的吗?”
一个不耐的女声响起。
“小姐,丧…丧尸!有丧尸!”
未來科幻 腦洞真大
“不就是丧尸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一路上你又不是没见过丧尸,我来解决,我的诸葛大力炮呢,给我搬出来!”
“小姐,在这。”
少女梳着马尾辫,搬着东西便利索的下了车。
“你们觉得小姐这次需要多久?”
带着眼睛的文静少女托了托镜框,然后打开小本开始计算,片刻后给出结论。
“综合前几次的时间,以及诸葛大力炮的射程和射速,我根据数学建模计算的结果是20分钟36分54秒。”
文静少女收起笔记,还没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容呢,刚下车的小姐又钻上了车。
“呦,我们的算数小天才这次好像算错了。姐,厉害啊,这么快就解决了,这是连诸葛大力炮都没有用呀。”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眼有笑意,却没多少恶意。
当然这是对自家姐和文静少女。
之前骂源尘滚的可就是这家伙。
終點之日
文静少女面无血色道:“丧尸潮?”
那年山城
很难想象,有诸葛大力炮无法解决的丧尸,如果有,那一定是数以万计的丧尸组成的丧尸狂潮。
“怎么可能。”少年面无血色,看向车窗外,这才刚一往外瞧,便是吓了一跳。
一张青面獠牙的丧尸就在外面,瞪着大眼睛看着他。
少年眼睛一蹬,腿脚一伸,昏了过去。
啪啪啪!
剧烈的拍打声响起,文静少女面色也是苍白。
“开车!”
倒是被称作小姐的英姿飒爽的少女始终平静,一脸冷然。
此事绝对是有人在搞鬼。
不然丧尸潮是绝对不会这么精准的出现在车队面前的。
车碾死五六只丧尸后便彻底无法再移动了。
整个车队都被堵在了原地。
“跟它们拼了!”
小姐抱着诸葛大力炮就要冲出去,但是忽有音律响起,响彻整个天地。
这似乎是一首歌,却有种苍茫悠远之感,闻者仿佛瞬间置身于一个广阔无边的天地。
一时间连抱着诸葛大力炮的少女都有些慌神。
这音乐,太好听了。
说不出来的好听。
“主人,这是什么歌,好好听。”
源尘无语道:“这是大道之音,好听那是自然的。”
笛声悠扬,仿佛吹出了凡人修仙之奥妙。
抑扬顿挫,犹如蜿蜒仙池之幽曲。
仙雾渺渺,道阻且长。
恒鸡在袖子中都有些着迷了,它感觉自己的道韵都在升华,浑身的鸡毛都在发光发亮。
“丧尸们后退了。”
拍打声消失,两个少女都有些瞠目结舌,开车的男子也微微松了口气。
刚刚真的吓坏他了,不过他可不能晕,他要是晕了,可就阴盛阳衰了。
再者说,自己要是晕了,会被抱着诸葛大力炮的少女鄙视的。
韩文清同人文 夜雨时安
“一定与这个歌声有关,那是谁?”
丧尸自然的让开了路,一个少年缓缓走来。
白衣如雪,风尘俊朗。
少年吹着笛子,戴着斗笠,自尸潮中缓缓走出。
丧尸都在后退,看似是被声音所震慑。
但事实上,丧尸只是被丧尸王的气息惊住了。
蓝湖毕竟是丧尸王,这是他的初始身份,无法改变。
如果是寻常丧尸,吃了金莲子或许还有机会变成人。
但是对于一个已经五级的丧尸王而言,这点东西,也就让他能自由切换人类与丧尸王的气息。
蓝湖的本质还是一只丧尸。
“上车。”
车开了起来,车门也开,直接开了起来。
源尘嘴角带着笑,直接踩在了车顶。
“全部开车!”
车队在悠扬的大道歌声中前行着。
源尘嘴角带着笑,第一次任务奖励他得到了大好处,正好趁这个机会还一点利息。
毕竟,他还在第三层呢,不给点东西,恐怕第二任务他真得死在这。
大道震鸣,第三层似乎都在补全。
我真沒想暴富啊
恒鸡感受到了,这次第三层似乎也得到了某些玄而又玄的好处。
丧尸潮始终跟随,但却没有再伤害车队。
笛声吹了整整三个小时。
期间那个小姐也给源尘递过水和食物。
这到让源尘改善了不少想法。
原本他还想要等到了丈蓝市就灭了这队人呢。
可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丈蓝市很快就到了。
这里已经成了一个大坑,寸草不生。
原本的废墟都不见了。
超强的辐射能力让人本能感觉到心塞。
灾难都是人类自己造成的。
而往往为了掩盖一个灾难,人类总是会造成另一个灾难。
寸草不生的丈蓝市大坑,恐怕百年都不会再有人生活。
天气并不好,到了丈蓝市便有大雨倾盆。
大雨打湿了白衣,可谁又会在乎一个弱小人的行为呢?
异界墨魂
“都是我的错。”
其实蓝湖的爸妈怎么样不是早有了定论?
可源尘能感受到蓝湖的心真的很痛。
他那已经跳动的心痛的无法呼吸。
这就是生死离别吗?
恒鸡敛去了所有光辉,蹲在源尘身边。
它知道源尘在体会什么。
似乎是一种经历,又像是在补全着什么。
源尘从来都知道自己的薄情寡义。
在暗海之上的世界里,他吞噬了一个叫做源帝的轮回灵魂,借助对方的身体完成了一世。
在那一世中,他遇到了很多生死离别,可是用不了多久他便会忘记。
但是现在似乎不同了,曾经的那种隔着雾看花似乎消失了。
他真正融入了蓝湖的情感,真正成了他。
一把伞在‘蓝湖’头顶打开,少女轻叹一声道:“在这末世,最不缺的就是泪水,最珍贵的莫过于安全。谢谢你一路的护持。”
“互相利用罢了。”
源尘擦掉眼泪,缓缓起身道:“我来只是为了悼念我的父母,那你们来此又是为何呢?”
雨中,少女搂着源尘的肩膀指向某处,笑道:“你看,我们是拍末日剧的,这里可是一个重要的取景地点啊。”
‘蓝湖’看了眼搂住自己的手,眼皮跳了跳,随即看向雨中扎营的雨衣人。
“你们倒是真敢,难道丧尸潮都不能让你们退缩吗?”
少女飒然一笑:“人为利来,人为名往,丧尸潮来了当然害怕,可这不是有你吗?有你这笛声,丧尸不足为惧。”
源尘见着大大咧咧的少女,也是无语。
有我在,你们确实不需要担心丧尸狂潮了。
因为你们的小命都落在我这个丧尸王手里了。
“你说的真直白,不过我喜欢。”源尘退出伞的笼罩范围,道:“不过我更喜欢一个人,合作到此为止吧。”
源尘转身离去,他没有时间在这里耗着。
第二任务已经开启,他的时间不多了。
“你要去哪?”
少女有些懵了,刚刚不还聊得好好的吗?怎么说走就要走了?
白衣少年走入黑夜的雨幕,只剩下了轮廓。
“我叫慕容烈月,你叫什么?”
少年远去,少女咬牙切齿。
“姐,你怎么了?”
“老娘竟然被甩了!”慕容烈月头上顶着雨珠,整个人都有些恼怒。
“主人,我们为什么又要折回来呀。”
“蓝湖,也就是我有好东西藏在这里还没带走,这次一块拿走吧。”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卧牛真人
源尘在某处水洼里让恒鸡挖了个大坑,最后找出来了一个小木盒。
拿着小木盒,源尘还没来得及欣喜,一道黑影略过,源尘手里的木盒就消失了。
源尘平静的看向身后的黑影,咧嘴笑道:“阁下想怎么死?”
黑影根本没有与源尘正面对抗的想法,可是他要逃离的路却被一只金灿灿的小鸡仔给挡住了。
黑影直接冲向了小鸡仔,可还没过十几秒,一连串的轰鸣就把黑影给炸翻在了地上。
这个小鸡仔自然就是恒鸡控制的纳米小鸡仔。
源尘上前取回小盒子,然后把黑影的面罩给取了下来。
“是个丧尸王,可惜抢了我的东西,去死吧。”
源尘话音刚路,黑影急忙求饶道:“别呀,蓝湖,是我呀,浪,阿浪啊。”
幹坤鼎
收回手,源尘搜索蓝湖的记忆,许久才道:“病秧子身边的浪里飞?”
见黑影躺在地上疯狂点头,源尘双眼闪烁红芒道:“是他派你来抢我东西的?”
落井下石,太寻常了。
丧尸王之间,本就不存在什么感情。
“不是,这都是我自己的想法。”
“所以是你想要偷我的宝物!?”
源尘抬脚就要踩死这货,却不料这货竟然取出了一张字条。
“这是你当初写下的欠条,你说过要用自己最珍贵的宝物来换的,我只是履行诺言而已。”
“这么说你还是我的债主喽?”源尘觉得蓝湖就是个坑货,竟然这么坑他。
反正他又不是蓝湖,要不直接解决掉算了,说不定还能掉生源晶呢。

Categories
玄幻小說